从语序类型学及语言接触的视角解释汉语方言介连词「两个」的产生
Refereed conference paper presented and published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


Full Text

Other information
Abstract儲澤祥等(2006)、江藍生(2012)、Peyraube(2017)注意到湖南通津鋪、湖北仙桃和甘肅青海交界的漢語方言的數量詞「兩個」可以兼作伴隨介詞和並列連詞。但是對這一現象的成因和演變路徑未有共識:陶伏平(2008)與江藍生(2012)都認為這是語法化的結果,但前者認為「兩個」的虛化過程是[數量詞>介詞>連詞],而後者則認為是[數量詞>連詞>介詞]。儲澤祥等(2006)坦言,單靠個別方言點的有限材料,是無法確定演變路徑和方向的。Peyraube(2017)只提到這是受非漢語影響,但未有交代具體過程。
前人單靠個別方言點的材料來分析「兩個」的多功能現象,觀察流於片面。有見及此,我們在湖南、湖北、甘肅、青海、四川等地進行田野調查和跨方言比較,再結合前人報導,得出以下結論:(一) 確定介連詞「兩個」集中分佈在中國西南地區(即湖南、湖北)和西北地區(青海、甘肅)。(二) 從各地的「兩個」功能分佈的差異,我們構擬了「兩個」的語法化路徑:[數量詞>副詞>伴隨介詞>並列連詞]。 (三) 非洲、澳洲、印尼等與漢語無接觸或系屬關係的語言也有數量詞「兩(個)」與介連詞同形的現象,可見兩者的關聯,是具有跨語言共性的,與人類認知有關。(四) 從語序類型學的角度,結合跨語言的數據,得知在非SVO語序的環境下,才有利於「兩(個)」虛化成介連詞。漢語西南或西北地區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演變,是由於當地漢語和語序為SOV的非漢語高度接觸所致的。(五) 我們發現在西南地區中能用「兩個」作介連詞的地方,正是漢化土家人聚居之處(包括儲澤祥等(2006)集中報導的湖南慈利)。而土家語正好也有數詞「兩」和介連詞同形的現象,可見當地漢語方言的「兩個」能作介連詞,與土家語不無關聯。
本文第一節先回顧前人對介連詞「兩個」的研究,並指出其不足之處。第二節提出研究問題,交代調查方法。第三節分析調查數據,確定發生語法化的地域分佈和語法化路徑。第四節集中討論語法化的動因與機制。
Acceptance Date01/09/2018
All Author(s) ListChan Kin Wing Kevin
Name of ConferenceThe 17th Chin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ntemporary Linguistics (Young Scholar Award competition)
Start Date of Conference26/10/2018
End Date of Conference28/10/2018
Place of ConferenceBeijing
Country/Region of ConferenceChina
Proceedings TitleThe 17th Chin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ntemporary Linguistics
Year2018
Pages59 - 88
LanguagesChinese-Traditional
Keywords伴随介词, 并列连词, 语法化, 语序类型学, 语言接触

Last updated on 2019-13-12 at 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