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的極項允准
Other conference paper

香港中文大學研究人員

全文

其它資訊
摘要“都”的極項允准功能 極性現象具有跨語言的普遍性,否定極項(Negative Polarity Items,簡稱NPIs)和任選詞項(Free Choice Items,簡稱FCIs)的分佈環境和量化性質都有所差異,但這兩類極項之間的緊密聯繫卻更為顯著,在他Haspelmath (1997)考察的150種語言當中,近一半語言使用相同的形式表示否定極項和任選詞項,且他們都不能出現在肯定敘事句中,如英文的any: (1) * I think we have any potatoes. 否定極項 (2) * Any solution has been tried. 任選詞項 然而漢語中卻出現了一些比較特殊的情況,如各種類型的“都”字句,包括其中的肯定敘事句均能允准極項,包括“任何”、非疑問的wh-詞和極小詞等,例如: (3) a. 我們這場比賽沒有保留實力,任何打法都用上了。 b. 我的同學做哪種工作的都有。 c. 這樣一來什麼事都變了。 d. 那位母親連一滴水都留給了孩子。

所以,近年來學界的熱點就集中在:如果說漢語的非疑問wh-詞表現出極項的特性,為什麼一旦有了“都”的助力,它們就可以用於肯定敘事句這一不能允准極項的環境呢,“都”是如何允准非疑問wh-詞在內的漢語極項的呢? 經典的衍推極項理論認為極項必須出現在向下衍推(DE)的語境中。已有的漢語極項研究都直接放棄這個思路,轉而從其他的路徑來解釋“都”的極項允准功能。袁毓林(2007)認為是“都”的隱性否定功能使然,Cheng & Giannakidou (2013)和文衛平(2013)主張“都”提供給極項有定性,石毓智(2004)和蔣勇(2015)提出“都”標記極項的任指意義。同時,他們都將極項和“都”的共現看成是漢語獨有的現象。
然而,這幾種解釋都存在一些問題。本文認為,DE性質最大程度地概括了極性現象的多元化表現,DE極項理論仍然是語義學中通過邏輯關係揭示語言本質的經典案例,也是語言學理論對深入了解語言現像有極大貢獻的一個領域。在潘海華(2006)及蔣靜忠、潘海華(2013)對全稱量詞“都”的量化分析的基礎上,本文認為無論是“都”左向量化句、“連…都…”結構,還是“都”的焦點量化句,均能構造出具有向下衍推性質的量化域,而這正是“都”允准極項的核心語義動因。

(4) a. 這些書他都讀過了。 a'. "x[x∈[|these books|] → he have read x]
b. 什麼書他都讀過了。
(5) a. 他連私人遊艇都有了 a'. "x[x∈ALT(Private yacht)→ he bought x]
b. 連一杯水他都留給了孩子。
(6) a. 他都寫的小說。 a'. "x[he wrote x → x=Science Fiction]
b. 他從來都寫的小說。
“都”和漢語極項的關係由此可以抽象為邏輯層面的向下衍推性質和極項的允准關係,這一所謂漢語獨有的現象就被劃歸到普遍語法的範圍內了。 “都”和極項的共現不僅不是漢語對普遍極項理論的挑戰,反而是對DE允准極項的有力支持。同時,本文的結論也支持“都”是一個全稱量化算子而非最大化算子的主張。
著者Pan Haihua
會議名稱2018年中國邏輯學會語言邏輯專業委員會年會——暨第四屆語言與邏輯交叉學科研討會
會議開始日13.04.2018
會議完結日15.04.2018
會議地點Beijing
會議國家/地區中國
出版年份2018
月份4
語言簡體中文

上次更新時間 2018-25-10 於 1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