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yntax-Semantics Interface Analysis and Prosodic Morphology of Chinese Trisyllabic Reduplication Constructions
Refereed conference paper presented and published in conference proceedings
已正式接受出版

香港中文大學研究人員
作者已離職


全文

其它資訊
摘要

“重叠”(reduplication)是人类语言共有的一种构词造句手段。汉语口语中常有“重叠”现象,既有词法层面的,如“漂漂亮亮”、“慢慢”等;也有句法层面的,如“看看”、 “进进出出”等。学界对以上几种“重叠”已有不少研究,成果颇丰。Gil(2005)认为,反复(palilalia)和重叠是一个连续统,两端分别是典型的反复和重叠,中间则是不同程度的兼具反复和重叠属性的形式,刘丹青(2012)称其为“次生重叠”,也就是本文的主要研究对象。汉语中还有一类十分显著却鲜有研究的重叠形式,即由单音节词组成的三音节式重叠结构(以下统称“三叠式”)。这种结构多见于口语,于书面语也多出现在人物对话当中。这种三叠式有其特殊的句法语义功能和内在韵律要求。在构成三叠式的单音节成份中,最能产的当属动作类动词(打打打),其次是形容词(快快快),还有一些名词(钱钱钱)、副词(不不不)、代词(他他他)、拟声词(咚咚咚)和叹词(喂喂喂)。形式和功能是有对应性的,这种三叠式具有更为复杂的句法语义功能。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拟声词等成分均可进入三叠式。李宇明(1996)提出,所有的词语重叠都与量的变化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三叠式亦然。

在语义上,三叠式内部最基本的功能即“量化”。基式语义叠加产生了动作反复的意义,如“不停地吃吃吃”;随后产生了程度加深,带来语义上的强化,如“超超超喜欢”;当三叠式进入不同句类,带有一定语气句调,随之形成了祈使、应答、呼语,如“去去去”、“对对对”、“他他他”;话题化之后的三叠式亦带有负面评价或主观释义的用法,如“吃吃吃,就知道吃”;拟声则是消解本身的句法语义功能,凸显能指,弱化所指,如“吃吃吃地笑”。

在句法上,不同于一般的词法重叠,三叠式是在重叠短语RedupP中的句法操作,通过隐性功能词[R]连接而成。当RedupP附接到不同句法位置时,便具有了不同的功能。“持续反复”类是RedupP附接到AspP而成;“程度加深”类是附接到AdvP或者TP;“催促祈使”类是附接到ModP;“强调应答”类附接到CP;“重叠话题”类则是附接到TopP。

在韵律上,三叠式也有其显著不同于其他结构的表现。为此,本文进行了语感实验和语音实验。三叠式是由三个时长几乎相等、结构紧密的单音节成分连缀而成,并作为一个整体表达相应的功能。且在表达持续反复、程度加深、祈使和应答等语境下,单音节、双音节和四音节的形式都因为韵律干扰而被放弃,三叠式则通过缩短单字时长与总时长,消除作为超音步结构所带来的非显著性,从而成为最优选择。且在韵律特征上,又与音乐领域呈现明快节奏的“三连音”相似。而这种三叠式结构并不独立存在于汉语当中,究其原因,可能与“前语言韵律”(pure
prosody)有关 。所谓前语言韵律,就是人类语言产生之前的韵律。就如音乐是人类共通的语言,三叠式的韵律无论是在音乐领域还是在语言领域,都与其所承载的功能相连。

























本文认为,三叠式是句法操作的产物,也是韵律形态制约的产物。当单音节成词语素进入重叠短语RedupP之后,可以递归产生不限词长的重叠形式,而由于前语言韵律的制约作用,形成了[1+1+1]式韵律结构的三叠式。这便是韵律反作用于句法,体现了韵律的形态功能。

出版社接受日期24.09.2016
著者HUANG Xinjunrong
會議名稱The 3r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hinese Prosodic Grammar (ICCPG3)
會議開始日23.09.2016
會議完結日25.09.2016
會議地點Beijing
會議國家/地區中國
會議論文集題名韵律研究
出版年份2017
出版地Beijing
語言簡體中文

上次更新時間 2018-21-01 於 21:38